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凝 望 远 山

淡 泊 明 志 ,宁 静 致 远
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冲出雨雾

2018-7-27 20:42:51 阅读7 评论0 272018/07 July27

从老家回来,看到道路两边的紫荆花开得正浓,本来想停下来拍几张照片,但看到远方的雨雾越来越浓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离城还有三十多华里的时候,急雨迎面打来。雨刷器急促地一上一下地刷洗着车前窗,但扑面而来的雨箭马上射过来,击打在车窗上,浓密的雨珠瞬间就把前窗涂抹成马赛克。
打着雾灯,开着双闪,小心翼翼地前行。快到城郊时,眼前的景物突然明亮起来,大雨竟然消失了!从后视镜看去,身后依然大雨如注,原来这场大雨并没有停止,只是我冲出了雨雾。
平日里上班,或者在家里休闲,遇到下雨,只能静静地等待雨过天晴;而乘车或者自己开车,竟然能够冲出雨雾,觅得晴天,真是一种意想不到的惊喜。以前,我一直认为,现代生活节奏快,容易破坏诗意;这次冲出雨雾的经历,让我有了新的认识。
2018年7月4日

作者  | 2018-7-27 20:42:51 | 阅读(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歌声与微笑

2018-7-23 21:21:57 阅读7 评论0 232018/07 July23

前几天,闲谈时一位老领导提到《歌声与微笑》,几位年轻同事一脸茫然,有人轻声哼起这首歌,大家都说好听。
好歌就像好画,你可以不知道它的存在,但一旦遇到了,就会知道它的好。当然,一首好歌,不同的人唱起来,效果不一样,就像看“朗读者”,嘉宾的故事同样引人入胜,但朗读的水平并不一样。
听周华健的《传奇》,和《朋友》的风格并无二致;黑鸭子组合硬是把《匆匆那年》唱出了《山楂树》的味道。音乐作品或多或少都会带点创作者的印记,更妙的是,演唱者又把这个印记抹去,带上自己的风格。
微笑是献给别人的,歌声还可以献给自己。有歌可听的日子是幸福的,有歌可唱的生活是曼妙的。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2018年7月22日


作者  | 2018-7-23 21:21:57 | 阅读(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青春的背影

2018-7-3 17:32:39 阅读7 评论0 32018/07 July3

青春的背影
——致梅罗
开赛之前,谁会想到梅西和C罗同一个比赛日打淘汰赛,同时被淘汰出局?
足球和这个十年里最优秀的两个球星开了一个玩笑,冷酷,残酷。
梅西和C罗都是绿茵场的常青树,超级巨星,他们自律,刻苦,但是谁也没有没有锤炼成球王。
葡萄牙从来不是超级强队,国内人口和人种身体条件决定了这一点;阿根廷曾经是超级球队,但受制于内部矛盾,1994年以后,再也没有兑现过天赋。
争了十年世界足球先生的C罗和梅西,一个生不逢地,一个生不逢时。
1994年,马拉多纳被中途逐出球场,从那一刻起,阿根廷突然失去了灵魂,梅西没有成为那个灵魂。马拉多纳不是德育标兵,有不少人对老马不屑,但必须承认的是,马拉多纳和贝利是目前为止唯二的球王。到了今天,我们去世界杯现场看球花钱,体育记者现场看球不花钱,老马现场看球赚钱。

作者  | 2018-7-3 17:32:39 | 阅读(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逗姐夫

2017-10-19 21:20:47 阅读18 评论0 192017/10 Oct19

听说南边有闹洞房的习俗。闹的对象是新娘,也有延及伴娘的。闹的手段极其恶劣,有些就是耍流氓,实在让人愤怒。
说完南边,该说说北边了。我是北边人,但不反感南边,我反感的是闹新娘,何况北边也有类似的陋习,五十步笑百步不是什么好玩的事。
北边人对新娘超好,玩笑可以开,但绝不可过分,动手动脚更是不可以。新郎就苦不堪言了。
只要确定了恋爱关系,准新郎就成了小姨子、小舅子调笑的对象,还美其名曰逗姐夫。
我还小的时候,两个青年人确定恋人关系特别麻烦。媒人出马牵线,先看人,两个人加之双方家长见个面,彼此印象不错,就筹划相亲。先小相,再大相。过三年五载,或者一年两年再结婚。
相亲之后,青年男女就正式确定准婚姻关系,准新郎就成了被逗的对象。
小舅子多的,来武的。长得溜光水滑的,也包括驴球马蛋的,七八个人就像见了仇人,一拥而上,又是往脸上抹灰,又是往脖子里灌雪,还有的往下扒裤子,就差给坐老虎凳了。准新郎被搞得极其狼狈。

作者  | 2017-10-19 21:20:47 | 阅读(1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杀猪菜

2017-10-18 21:36:33 阅读20 评论0 182017/10 Oct18

 

杀猪菜当然是杀猪时吃到的菜,从名字上看,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。从前是这样,现在已经不这样了。


别的地方怎么样我不知道,起码在我居住的小城,十家饭店有五六家的菜谱上有这道菜——酸菜、白肉片、血肠,热腾腾的一锅,想吃就可以吃到嘴。杀猪菜有酸菜调味,白肉香而不腻,老少咸宜,堪称美味,很对家乡人的胃口。


如果时间是磁带,倒回到我的童年,吃杀猪菜应该是一件奢侈的事情,一年一次,绝无例外。严格地说,正牌的杀猪菜一共四样:白烧肉、蒸猪血、酸菜白肉片、白菜熬大肉片。现在吃到的杀猪菜,少了三样,对吃过正宗杀猪菜的人来说,确实是一种遗憾。


作者  | 2017-10-18 21:36:33 | 阅读(2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老菜

2017-10-14 16:32:27 阅读19 评论0 142017/10 Oct14

刚刚有点时兴旅游的时候,同事一个月挣四十多块钱。
他第一次旅游去的是山海关,单位雇了一辆车,倾巢出动。逛孟姜女庙,看“天下第一关”牌匾,登长城,半天下来,有点累,也有点饿。午餐自理,大伙就散了。吃点什么呢?同事和另外一个同事走进一家大玻璃窗上写着“生猛海鲜”的饭店,从亚沿海地区来到真沿海地区,生猛吃不吃不要紧,怎么也得吃顿海鲜吧。
服务员问点什么菜,同事翻了半天菜单,也不知道点什么好。转身看到靠窗有一桌人正在吃螃蟹,很享受的样子,于是说,就吃他们吃的那个。
螃蟹蒸好了端上来,同事才发现一个问题——不会吃。于是偷偷地向靠窗那张桌瞥了一眼又一眼,学着他们吃。又是掰,又是咬,又是用筷子捅,又是用嘴吮,满头大汗吃了四五十分钟,手指划了一道小口,也没吃到几口肉。同事看看另一个同事,互相问:“吃饱了没有?”“没有。”“没有也不能在这里吃了。”
两人结了帐,二十五块钱。在街上绕了一大圈,找到一个小门市,点了一个老菜——尖椒干豆腐,一人一碗米饭,五块钱,肚子吃得饱饱的。

作者  | 2017-10-14 16:32:27 | 阅读(1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粘饽饽

2017-10-11 18:56:32 阅读20 评论0 112017/10 Oct11

食物总是小时候吃到的好。
不知道这是不是悖论。
如果用实例来证明,对我而言,感觉现在吃到的粘豆包就没有小时候的好吃。
在往下说之前,我要先阐述一个概念,不然总有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之感。
在我的家乡,管豆包不叫豆包,叫饽饽,是粘饽饽的缩略语。这样称呼豆包的人不是很多,极其小众,从面积上看,以黑水河和老岭河为轴心,方圆不过几十里。每每当着外乡人说饽饽,费一番唇舌是小,引起诧异,乃至轻视是大。所以,只要离开家乡,我就假充文化人,张口豆包,闭口豆包,虽然内心总有那么一股反胃的感觉。
平心而论,如果比较两个概念的优劣,我认为各有千秋,难分伯仲。豆包,更形象,饽饽,更能体现出对这种食物的尊重。饽饽,在物质匮乏的时代,是对诸如月饼、饼干、炉馃之类的礼品类面食的统称,将豆包尊为饽饽,敬畏之意溢于言表。当然,这种感情,对现在吃东西挑食的败家孩子而言,简直乃不知有汉。
把憋在心里几十年的话吐出来真是舒服,该说说小时候的饽饽怎么个好吃法了。

作者  | 2017-10-11 18:56:32 | 阅读(2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旅游那点事

2017-10-7 10:56:59 阅读23 评论0 72017/10 Oct7

关于旅游,我的朋友偶然和尚说过这样一句话:
旅游就是换个睡觉的地方。
想想也是,喜欢旅游的人见识广,走来走去,眼中的风景难免似曾相识,但睡觉的屋子总是和家里的不一样,合并同类项,旅游当然就是换了个睡觉的地方。
和这句一样好玩的话我的老师也说过一句,当然不是说旅游,而是总结正月拜年的本质,那句话是这样说的:
拜年就是拿点面儿,找点馅儿。
不知道其他地方如何,反正我的家乡如此,新正之时,或新旧姑爷,或其他亲属,拜年时,白面是必不可少的礼品。很早以前,拜年的面是二斤装,用报纸糊的袋子装好,方方正正的。后来长到三斤,五斤。长到十斤以后,就换做塑料袋装了。再后来,也就是现在,拜年的面已经长到一袋了。
正月最抬举人的食物就是饺子,饺子面客人拿来了,饺子馅自然主人筹备,如果从客人角度看问题,拜年可不就是拿点面儿找点馅儿?
题跑得有点远,回到旅游上吧。旅游最大的惊

作者  | 2017-10-7 10:56:59 | 阅读(2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夏季的雨声

2017-10-6 14:37:46 阅读18 评论0 62017/10 Oct6

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,比如,春天的时候,总会叨念冬日的雪原,夏季的时候,又会想起春天的种种好处,到了秋天,就像我现在,突然怀念夏日的雨声。
秋天也有雨声。
只不过隔着小小的玻璃窗——就像家里的老房子的那种——听到院子里稀稀疏疏的雨声,身上总是有一丝凉意,总想再穿上一件夹袄,或者钻进被窝里——雨是适合听的,哆哆嗦嗦地听雨,诗意是有诗意,终归身体不舒服。
其实夏日听雨也有盖上大被的时候,不过不是因为冷,而是想睡个回笼觉。比如汛期到了,雨下了一夜,不用上班,也不用上学,早饭过后没什么事做,再睡上一觉,真的是件幸福的事。抻过一床被子,不需要褥子,就躺在苇席上,炕腾腾地热,蒙上头,闭着眼等着入眠。这时候,家里的小猫总是一边小声叫着,一边蹭进被窝,雨声也一阵又一阵地传入你的耳膜。
雨声也是分级的。最急的雨声,像决堤的洪流,奔腾的万马,愤怒的雷霆,铺天盖地,气势磅礴,摧枯拉朽,大地、房顶、窗台、柴栏,都跟着一起震颤。

作者  | 2017-10-6 14:37:46 | 阅读(1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月亮与远方

2017-9-9 21:17:08 阅读17 评论0 92017/09 Sept9

  月亮与远方


生命的意义何在?


这是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。


面对这一问题,不同的人也许有不同的答案。


如果非要从千千万万的个性回答中找出具有共性的答案,我个人的观点是:生命的意义在于成长与守望。


什么是成长?


成长就是在期盼与失望中求索,在跌倒与爬起中远足,在肯定与否定中进步。


说得再具体一点,也许是夸父那样无可救药地追赶西沉的红日,也许是堂吉诃德似的一袭白衣,一匹青马,仗剑走天涯。


成长的目标在哪里?也许是追赶永远不可企及的地平线,也许是寻找山的那一边的海上花,也许是走进梦中的伊甸园。


说得再干脆一点,成长就是去远方。


那么,什么又是守望?


作者  | 2017-9-9 21:17:08 | 阅读(1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观球

2017-8-2 13:30:23 阅读33 评论0 22017/08 Aug2

纠错就能进步,是个很浅显的道理。可是不少了人对此仅仅停留在认知的状态,却不肯付诸行动,比如中国男篮。
对方进球后,是唯一一次可以快速发界外球的机会,中国男篮,不论红队还是蓝队,在对方进球后一股脑往对方半场跑,竟无人发球。有机会就尝试抢攻固然是正确的做法,但总得有人发球吧。谁发球合适呢?谁离球近谁发,死板到抢发球都等固定的人,何乃太区区!
再说个笑话:于嘉解说女篮时,某队员三分出手,于嘉说“偏了”,没想到球进了;于嘉改口道“中国队队员听到球偏了,马上调整,球就进了。”球已经出手了还怎么调整?看走眼就是看走眼,用得着这么无耻吗?

作者  | 2017-8-2 13:30:23 | 阅读(3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沿河南路

2017-7-17 21:23:42 阅读38 评论0 172017/07 July17

一个老乡,喜欢说这样一句话:佛曰,匆匆一面为有缘。沿河南路是我每天上下班都要走的路,虽然总是行色匆匆,但套用这句话,也算是有缘。
沿河南路不是主道,但一天到晚车流,人流不息,倒也不寂寞。不过沿河南路有个软肋,路面不坚硬,总好出坑,补上了,过些日子,有些老坑又顽固地重新露出来,其它一些地方还会出现新坑。补坑,露坑,这条路算是和修路人卯足了劲,敌进我退,敌退我进,反反复复,绝不屈服。
有坑自然行路难,但我喜欢沿河南路这个名字,所以对它就不讨厌。与沿河南路相连,有几条街,什么教育街,财兴街,府兴街,不是针对谁,和沿河南路比起来,都要差一点,你说是不是?

沿河南路的南面有一片果园,樱桃、李子和桃树混杂在一起,春天很热闹,端午有不少人跑到里面摘樱桃,没有人阻止。
不过这片果园不是无主之地,道边大牌子写着草莓采摘园。我看到过树林南面有大棚,但没见到过草莓。
有人说

作者  | 2017-7-17 21:23:42 | 阅读(3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说一说春天

2017-5-14 15:20:26 阅读34 评论0 142017/05 May14

? ? ? ? 如果季节也能自由选择,我想更多的人会选择在春天里生活。你是不是这样?反正我会选择春天。
? ? ? ? 春天里最该先做的事情就是看一看柳树。
? ? ? ? 不是河边风景树的那种垂柳,而是一片柳林,老柳树组成的柳树林,就像我小的时候经常去玩耍的那片林子。柳树林离河边不算远,上百棵柳树聚在一起,稀稀疏疏的,没有什么行列。姿态也不挺拔,有几棵长歪了,很小的孩子都能顺着树干爬上去。有几棵老树长着很大的树洞,里面有不少细软的白沙,是淘气的孩子塞进去的。
? ? ? ? 柳树的脚下是一片沙土,春风一起,沙土松软了,柳树也跟着绿了。除了松树,没有什么树比柳树先绿。等一等,严格地说,说柳树先绿不是那么准确,刚吐出来的柳叶是黄色的,就像刚出壳的鸭宝宝黄嘟嘟的那种颜色,过一些日子,才渐渐地绿起来。
? ? ? ? 柳树林的沙地里没有多少草,蒿子最多,青蒿和面蒿都有,一

作者  | 2017-5-14 15:20:26 | 阅读(3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拥抱春天

2017-5-9 20:28:26 阅读30 评论0 92017/05 May9

春末是最享受的季节。早晚不太冷白天也不算很热,单说到气温就已经很舒适了,何况还能置身于无边无际的绿色之中呢?
所有的树中,只有大叶杨和枣树在春末返青。大叶杨吐叶的时候,地上会落下一层毛茸茸的穗状的东西,那些东西我不知道如何称呼,样子像毛毛虫。刚冒出头的枣叶翠绿色,鲜艳欲滴,一个枝干上只有几片,完全和夏秋时候满树茂密树叶的形象不一样。
高大的杨树顶,总会住着喜鹊。小麻雀常常飞到人家的院子里来,或者站在花椒树的枝头快活的唱一阵子歌,或者落到院子里啄着什么。
光着脚翻地种园子,在阳光下干一阵,就汗流浃背了。坐在稀稀疏疏的樱桃树的阴影里,喝着热茶,看地气丝丝袅袅升起,心里格外舒服。
太阳升得更高的时候,可以在大槐树底下的石碾上闲坐,躺一会也行,太阳早就把石碾晒得暖融融的,舒服着呢。闭上眼,一会就迷糊了,不过要小心在石碾周围探头探脑觅食的母鸡,瞧你一动不动了,就朝你光着的脚丫鹐一下,然后若无其事地环顾左右,完全一副无辜的神情。

作者  | 2017-5-9 20:28:26 | 阅读(3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春天的尾巴

2017-4-30 11:42:11 阅读32 评论0 302017/04 Apr30

还没到立夏,春天还不算过完。
可是野菜已经老了。苦麻菜、婆婆丁都开花了。苦麻菜的花是白色的,微小而繁多;婆婆丁的花是黄色的,硕大(相对苦麻菜而言)而孤独(一棵一朵)。可惜叶片太成熟了,嚼劲是有,但难以下咽。
记得小的时候,这些野菜是猪的朵颐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成了餐桌上的美食。看到野地里三三两两挖野菜的人,总想起小时候打猪草的情景,熟悉而亲切。
山上的野草还不茂盛,但郁郁葱葱的杂树足以把群山染绿。不论什么时候,远山总是美丽的,远在天边,淡蓝如湖水;而近处的山,没有绿色的渲染,就是或黄或褐的土色,单调,乏味。
今春无雨,玉米的种子埋进土里,不见发芽。有几处山坡地里用小木棍挂着黄黄绿绿的塑料袋,冒充稻草人,吓唬会在土里刨食的鸟和地鼠。现在的人太懒,稻草人也出现赝品了,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。
山涧里没有溪水,大河里水也不多,许多地方断流了。小时候,大河里的水总是满

作者  | 2017-4-30 11:42:11 | 阅读(3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无 摩羯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