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凝 望 远 山

淡 泊 明 志 ,宁 静 致 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天的尾巴  

2017-04-30 11:4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还没到立夏,春天还不算过完。
可是野菜已经老了。苦麻菜、婆婆丁都开花了。苦麻菜的花是白色的,微小而繁多;婆婆丁的花是黄色的,硕大(相对苦麻菜而言)而孤独(一棵一朵)。可惜叶片太成熟了,嚼劲是有,但难以下咽。
记得小的时候,这些野菜是猪的朵颐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成了餐桌上的美食。看到野地里三三两两挖野菜的人,总想起小时候打猪草的情景,熟悉而亲切。
山上的野草还不茂盛,但郁郁葱葱的杂树足以把群山染绿。不论什么时候,远山总是美丽的,远在天边,淡蓝如湖水;而近处的山,没有绿色的渲染,就是或黄或褐的土色,单调,乏味。
今春无雨,玉米的种子埋进土里,不见发芽。有几处山坡地里用小木棍挂着黄黄绿绿的塑料袋,冒充稻草人,吓唬会在土里刨食的鸟和地鼠。现在的人太懒,稻草人也出现赝品了,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。
山涧里没有溪水,大河里水也不多,许多地方断流了。小时候,大河里的水总是满满的,小河里水也不断,那时候我知道自己庄的山里面所有的泉眼的位置,邻庄的也知道几处。不知道那些泉眼还又没有水。
在老家院子里锄草,看到西墙根有一棵蒲公英,顶着一朵小伞,看样子是去年成熟而没有放飞的,院子里,白色的柳絮轻盈的飞来飞去,这朵带伞的蒲公英,是不是也要抓住春天的尾巴飞出去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