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凝 望 远 山

淡 泊 明 志 ,宁 静 致 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又到清明  

2017-04-03 19:45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给姥爷的墓填土,是和三姥爷家的大舅一起去的。
姥爷的墓地在南山,松树之间杂生着杏树、枣树,还有紫荆,林子密得连钻行都不大方便,地面铺满厚厚一层松针,大舅刨土,我填坟,------和去年的情景很像。
年轻时,姥爷曾经在北边生活过很多年,中年回到故里,不同去而同回的还有三姥爷、四姥爷。如今,他们都长眠于南山之上,虽然不在同一个山坡。
上山的路上,我向大舅问了一些姥爷他们在北边的事情,回来的途中,大舅向我说了一些家庭琐事。大舅的身体很硬朗,脚步比我还快,不像七十多岁的人。
人在世上,其实都在匆匆赶路,能让你停下来甚至回过头看一看的,都是有缘的人与事。唐山大地震那个夜晚,我们一家人逃到户外,望着黑得可怕的夜空,我突然想到了姥爷,我对母亲说:“我姥爷逃出来没有?”当天下午,大舅就赶到了我家。姥爷他们没有我们的消息,打发大舅来探视,那天班车停运,大舅是头戴草帽,身披雨布,一步一步赶过来的。当天夜里,大雨如注,全村人都聚在小学校的操场上。父亲把一张桌子倒放过来,雨布搭在四个桌腿上,建了一个小小的雨棚,母亲搂着我和弟弟蜷缩在这个小雨棚里,大舅在棚外一直守护到天明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